• 全知之神不是我 - [一些浮华于世,一些深埋于心]

    2011-08-14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ijinxuan-logs/156098579.html

    “我曾住在这样一个旷野里,渡过了许多许多年。那是一个有亲切,却没有爱的世界。” ——世界的尽头(Ⅲ)

    天黑的时候,我们总是抬头看。寻找星辰也好,观赏月色也罢。然而天亮时,我们都在匆忙地行走,从来不屑于抬头。

    哪怕长大以来,明白月球是借助太阳的光才能发亮这样的道理,也无从改变白日消沉夜晚亢奋的习性,等到哪些天,连日阴雨,乌云罩顶,方知长昼最美的风光已经逝去。

    有时候也曾妄想,能否不要让自己走得太快,老得不自知,停下庸碌的足,用留声机去记录海浪的嘶吼、画眉的清鸣,用镜头去永驻一场永不凋零的花色、游乐场釉彩新亮的旋转木马。可是,愿望之所以淹没成愿望,是因为它们终究没有被重视和实现过。

    转眼已过了立秋,虽然酷热并未见有褪散之意,但早晚间的凉意已被肌理所铭记。夏天可爱又可恨,造就汗脚、潮湿的被单、起床气、火炉和这座南方都市火锅店生意的冷清,还给熬夜和臭脾气披上了无辜的一层皮,这些都是他的原罪。

    曾经幻想,如果有一间伫立于原野之上的小木屋,在日落之前,敲开它的门,有人递上来一碗芳香的热汤,那么会不会就此沦陷,止步不前。其实好比愚昧的全知之神,深知不会遇见,也要慎重自骗。人之所以为人,是因为灵魂深处自懂事后便担负上了一些无形的枷锁。如同被钉在十字架上,极不情愿都要背负着前行。千万分之一得到拯救,另外千万分之九九九九,成为陪伴终身隐秘的伤口。

    是这样浅显的,如同泉底鹅卵石和木瓜香气一样的悲哀。所以有些抉择,无关爱或不爱。

    于是我们无可救药。

    然后我们殊途同归。

    夏天真可怕。仿佛阳光具备烤融一切坚韧的力量——如果夏天能维持得更久远一点的话。

    但夏天也很快就要过去了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今非昔 2009-08-14
    Tag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图片是泰国某本电影里的?

    被文章里那段我写的话吸引进来的,
    结果发现你写的文字真的好有感觉。

    认识你很荣幸。